原创 宝能姚老板们,分了?

扫码手机浏览

原标题:宝能姚老板们,分了?

在传出了分家的消息后,“小姚老板”又斥巨资增持了一家银行,他想干嘛?

文 |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清都

· · ·

让宝能姚老板并没有想到的是,2020年年末和2021年的年初,他的公司居然连续几天上了热搜。

原本姚老板想通过赞助央视的跨年晚会,提升2020年因为多重因素受到影响的公司士气和品牌形象。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关于这场晚会网络上讨论最多的居然是董卿美不美。而姚老板全力打造观致汽车现场安排的互动环节,却如一滴水入大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然,仅这么一个品牌宣传的翻车事件,并不足以让宝能集团长期占据热搜的前几位。

接下来,根据知名自媒体包邮区的独家信息显示,新年刚过,姚老板的亲弟弟也是宝能“二当家”的姚建辉,放了一颗震撼整个市场的“大炸弹”。

据包邮区文章介绍,1月4日在深圳宝能中心大厦4401会议室召开宝能控股晨会,以往只在重大事件或者重大日期才参会的董事长姚建辉突然出现,而且现场言简意赅地宣布了一条震惊四座的决定:

“今日起,我在宝能系其他公司股份全部送给我哥姚振华,而宝能控股剥离出宝能体系,更名莱华控股。”

这一下子把所有到场的高管都弄得有点懵。

消息传出后,人们才发现2020年宝能中心向阳一面最好的地段一直空着,居然是为这个莱华控股准备的。

这事情就有意思了。

接下来,很多媒体开始发挥事后诸葛亮的精神,分析姚家两兄弟分家的蛛丝马迹。

这时大家才想起,宝能旗下负责地产核心业务的宝能控股和宝能城发,2018年之前还共同在宝能汽车大厦办公,在2019年5月份开始就分道扬镳,各自选择办公地址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姚家两兄弟之间的分歧在2019年就已经达到了顶峰?无从得知。

但可以确认的是,矛盾由来已久的两兄弟这次是彻底各走阳关道了。

然而,曾几何时两兄弟之间亲密无间的合作,还曾是宝能披荆斩棘、不断做强做大的秘密武器。

转眼已是百年身。

1.

/ 大哥背后的兄弟 /

姚振华与姚建辉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虽说父母之间的离异带给姚振华不一样的童年感受,但弟弟的出生依然让极重家庭的姚振华感到了自己的责任。

展开全文

而出身潮汕的姚振华与姚建辉,家族历来从商,有着潮汕人家庭观念重、为家族而奋斗的浓厚传统,这是很多潮汕人在外打拼的一股源动力。

1992年获得工业管理和食品工程双学位的姚振华进入深圳,从一辆平板车起家,很短的时间内,富有经商头脑又有理论支持的姚振华,凭借着高智商和人性化的管理,迅速就变成了有三名员工的菜店老板。

而且这个买菜的生意在一年之内就给他创下了120万的收入,这是姚振华起家的第1桶金。

之后,最迟在1996年,姚振华的“新保康净菜超级市场”就开业了。这也是坊间流传姚振华这位宝能系实际控制人“卖蔬菜”起家的来源。

姚振华

综合相关信息能看出,当时这家超市是一个非常创新的机制。姚振华不满足只做中间商,在90年代就开始自建农产品基地,形成了从种植到餐桌的全产业链。用现在时髦的话说,他是玩了个蔬菜产业的闭环。

根据网易财经的相关报道,“新保康净菜超市”的开办,还被时任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总裁的王穗明写入了《发展深圳商贸业》一文,被看作是深圳改革开放利用市场资源配给“菜篮子”的示范工程。

种种迹象表明,就在大哥的事业刚走上正轨的时候,兄弟姚建辉已经出现在大哥身后,并默默无闻地挑起了整个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的任务。

宝能集团股权信息显示,其原名“宝能投资”,更早之前叫“新保康投资”。而近年来频频在资本市场上出手的宝能系旗下企业钜盛华,原名“深圳市新保康蔬菜实业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表明,1996年以后,姚振华的胞弟姚建辉在新保康净菜超市的关联公司中频繁出现。

之后这兄弟二人就开启了兄友弟恭的一段旅程。宝能第一轮转型正是从房地产开始的,也是在这个项目,弟弟姚建辉突然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生意是什么。

1998年,兄弟俩在福田区搞到一块土地,开发了建筑面积9.93万平米的中港城商业房项目,并于2000年正式开盘,由此进入到房地产开发领域,并以黄金地段、超低成本获得了过亿的超级利润。

姚建辉

挣到大钱的两兄弟,就在这一年把公司正式命名为宝能投资,之后姚振华与姚建辉不断对换董事长、总经理等职位。

与哥哥姚振华不同,弟弟姚建辉更关注企业自身的成长和管理。实际上两兄弟之间是有着内部的分工,大多数繁杂而琐碎的事情,都是弟弟在帮助哥哥处理,并维护公司的正常运营。

因此,在潮汕商帮,姚家两兄弟是被看作一个整体对待的。

两年后,宝能集团就迎来了自己第一次腾飞的机遇,那就是拆分收购深业物流。姚振华、姚建辉兄弟看上的,是深业物流大量的物业和土地。获得深业物流之后,姚振华大刀阔斧地对这家老国企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为宝能系进军其他产业提供了巨大的现金流支撑。

另外,深业物流的大本营,也是如今宝能集团总部所在地的笋岗,如今已是深圳炙手可热的黄金地段,为宝能系带来巨大的财富增值。

图片来自深业物流官网

依托此天时、地利,宝能系在这里规划出一个规模庞大的发展计划——总建筑面积约80万平方米,总投资60亿元,配有高328米地标式建筑,集地标性甲级写字楼、国际时尚购物中心及高端专业市场于一体的深圳宝能中心。

图片来自官网

这其实才是宝能集团崛起的关键,而正是有了在深业物流的资金积累和项目开发的经验,宝能才在后面能有实力频繁向王石的万科发起冲击。

到了2010年前后,姚振华收购了深圳前海,并以此打造了自己的金融平台。也正在这个时候,两兄弟之间发生了争执。

由于潮汕商帮有自己低调的传统,在企业经营发展的过程中,两兄弟一直遵循祖训。但收购深圳前海之后,姚振华招摇的性格逐渐显现。

“搞大项目”是这个时候姚振华在公司内部会议上不断提及的名词,也是几年后他试图蛇吞象拿下万科的心情写照。

与哥哥不同,姚建辉更加传统,也希望自己能脚踏实地做好手头的业务,更何况他觉得自己对房地产业务情有独钟。于是认为集团地产应该聚焦商办和高端住宅的姚建辉,第一次几乎是半公开跟哥哥吵了一架。

最终双方达成一致意见,金融上的事务以姚振华为主,而地产的业务归姚建辉指挥。

2.

/ 情迷房地产 /

真正让姚建辉下决心大干地产的,是2005年深圳宝能太古城的大获成功。由17座24-32层高层建筑组成的宝能太古城,是深圳湾区规模最大的建筑群,唯一的都市综合体,唯一的地铁连体物业,也被称为深圳最后一个大型滨海高尚住宅区。

这个持续卖了好多年,一套房子动辄上千万元人民币的项目,2009年开盘当日便取得了15亿的销售额,其后更让宝能获得了数十亿的利润。

来自宝能官网

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让姚建辉真正尝到了房地产的甜头,而且总结出一套自己的地产发展模式。

他认为,房地产发展必须配合城市发展往新区走,而往新区走又必须防止所谓的“鬼城”和空心化问题,这样一来,能主动配合城市发展,承担起城市综合运营功能,既盖房子同时还能拉动人群、消费和产业,为城市发展“输血”的地产商,将更有竞争力并更能持续发展。

由此,他给宝能定下一个开发经营包括城市综合体、都市产业园、高端住宅多种业态,并整合价值链上下游,融“开发、经营、管理”于一体化的“大地产整合模式”,然后开始了在全国市场的狂奔突袭。

资料显示,到2012年年底,宝能已在全国直接、间接拥有超过200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这也正是当年他能有底气跟哥哥大吵一架,并几乎把集团所有地产业务都收归旗下的原因。

这次吵架之后,姚建辉的宝能地产更是启动了全国扩张计划,从一城一盘,扩展至2014年底的约30城40盘,并计划在2015年使宝能地产开发体量达3500万平方米。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2014年地产寒冬突如其来,让本想大展拳脚的姚建辉资金压力倍增,被迫放慢了脚步。而在宝能内部,关于地产行业的思路也在悄然转变。

哥哥姚振华将重心转移到了已经做得风生水起的金融保险行业,并谋划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地产行业的弯道超车,这也为之后轰动全国的“宝万之争”埋下了伏笔;而弟弟姚建辉开始咬牙坚持,并做起了地产板块独自上市的梦。

2015年开始,实际上两兄弟的背影渐行渐远。

3.

/ 也是金融大佬 /

其实金融市场是两位姚家兄弟不可能放下的核心阵地,某种意义上说姚建辉也是一位金融大佬。

虽然很多时候,姚振华在资本市场的呼风唤雨,姚建辉都不予赞同,但哥哥需要的时候,他也依然会在背后默默支持。

2015年“宝万之争”爆发后,姚建辉的“助攻”不在少数。

宝能举牌万科后不久,其就通过前海人寿控股了一家当时名为世达科技的上市公司。2015年,借世达科技(股票代码:01282.HK)配股之际,姚建辉更是瞅准机会一举入主。随后几个月更名为中国金洋(现已更名为宝新金融)的世达科技,在增设了证券投资业务后,市值更是从宝能系入主前的8.8亿港元飙升到如今90亿港元。

2016年3月,中国金洋以7.15亿元认购了浙商银行发行股份总数的6.3%,而浙商银行被指为宝能举牌万科的最大幕后金主。

这“配合”简直天衣无缝。

随后几年,中国金洋在姚建辉的打理下,所涉业务增减有度。在删掉一些如电子制造业等不赚钱业务的同时,增加了对包括金融服务、证券投资等在内的投资,更是将物业投资打造成了新“造血”板块。

2018年11月,中国金洋以4.12亿港元收购自然人艾青及其全资控股的利赢投资有限公司手中持有的11.44亿股新体育股份。收购完成后,新体育也因中国金洋持有的28.18%股份,被列为其“联营公司”。

之后,被收购的新体育经过了一系列业务调整,已逐渐成为以综合物业开发和服务为主的地产公司,公司名称也更名为宝新置地。

至此,姚建辉在港股,已经为宝能地产搭建了两个融资平台。

在这个过程中,姚建辉的手段比其哥哥一点也不逊色。2016年陈谷嘉曾实名举报姚振华、姚建辉兄弟,设局获取其公司名下的奶牛场商业用地,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

虽然这个事件最后在双方扯皮的过程中不了了之,但从举报的内容来看,姚建辉为了获得这个地块,决策的严密和计谋的精准,确实让人叹为观止。

“与法无错,与情有暇”,某位了解内情的人士曾在接受网易财经访谈时,最后不得不这样评论。

而据地产业资深人士分析,这件事很可能是因为宝能看上了这块地,但当时这块地的所有权非常复杂,于是宝能就利用每家有所有权公司的问题各个击破,最终实现了对这块土地所有权的获取。

“当然过程中有一些手段,而这些手段让当事的企业很不舒服。”

另外,在跟姚振华一样都喜欢采用以势压人的方式投资以外,与哥哥在资本市场高举高打的风格不同,弟弟姚建辉更喜欢快进快出,追求的是短期收益。

这六年来,姚建辉用中国金洋和天马发展这两个平台,“突击”过麦迪森酒业(08057.HK)、晶芯科技(8036.HK)等,都属于快进快出,在最长半年的时间内获利回吐,拿钱走人。

这一次跟哥哥分道扬镳,有小道消息传说实际是因为姚振华在2020年12月底明确了,要先把汽车产业包装上市再考虑地产板块的想法,彻底惹怒了弟弟姚建辉。

而最近这两年,把地产集团整体打包上市成了姚建辉心里边最重要的想法,也成了他的执念。

去年7月包括界面在内的多家媒体爆出了宝能地产的最新版本,“宝能系”地产板块计划引入300亿元战略投资,而作为条件“宝能系”承诺最晚将于2019年底向审理机构递交上市材料,并于2020年-2022年完成地产板块上市。

如果在2022年前还未完成上市,投资者可获得每年12%的投资收益。而最终的上市地点是A股还是港股,将要视情况决定。

“上市的事情,从2008年听到现在,最接近的一次是参加了内部路演培训。”某位宝能地产高管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但实际上,这两年不论怎么折腾,宝能地产总的销售额加在一起,还赶不上中国房地产排行百强的最后一名。最新的数据显示,宝能地产2020年销售额可能达到了120亿左右,但2018年百强地产最后一名绿都地产销售额为218亿元。

这意味着宝能地产的上市确实存在着巨大的困难。

最新消息显示,在跟哥哥彻底决裂把团队拉出来单干的二老板姚建辉,又在资本市场搞动作了。

1月7日消息,姚建辉通过旗下莱华控股买入郑州银行H股2066.6万股。增持之后,姚建辉个人及通过旗下企业持有的郑州银行股权增至9354.8万股、持股占A+H合计比例约1.2455%。

此外,截至2020年6月末,中国金洋证券有限公司持有郑州银行6.37%的股权。不过,据券商中国报道,中国金洋证券只是郑州银行股权的保管人而不是实际权益拥有方,可能是代客户持有。

而曾经的中国金洋(现宝新金融)是姚建辉的资本运作平台。宝新金融2020年半年显示,姚建辉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地产板块上市遇阻,而且刚刚跟哥哥闹分家的时候,姚建辉的这一个操作确实耐人寻味。

这背后是不是意味着,曾经的宝能集团二当家也将复制自己哥哥成功的路途,以金融为突破口搭建自己大一统的企业王国,谁也不知道。

唯一能清楚的是,姚建辉的莱华控股已经正式走上了历史的舞台。

4.

/ 换总裁如换衣服 /

由于之前的低调,现在人们对姚建辉的脾气也并不清楚,但唯一能说的是,宝能地产这两年给业界的感觉非常奇特。

珠三角房地产界有一句话很有名,就是“满天飞的都是碧桂园高管,不想去的一定是宝能地产。”

原因就在于,宝能的两个老板换总裁和高管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2017年姚建辉实际上拿到了宝能地产板块最核心的指挥权,当时正好保利的副总裁余英离职,姚建辉如获至宝。双方接触不到半个月,余英欣然出任宝能地产和宝能城市发展两个公司的总裁。

姚建辉在余英加盟后曾信心满满地表示,宝能地产找到了能带领企业走通上市路的领头人。而且在2018年年初的宝能地产年会作工作报告的就是余英。但好景不长,当年12月7日即传出其离职的消息。

而这已经不是姚振华和姚建辉兄弟在地产领域炒掉的第1个高管。

从2014年的张春昊到亢小燕,再到2018年宝能城发已离职的泰禾老将丁毓琨,以及年底离职的余英,不到5年时间,地产板块总裁级别的高管几乎是一年换一位。

接下来姚建辉主管地产板块的时间内,这种风潮依然没有停止。

进入2019年,姚建辉把主管的地产板块改名为宝能控股。接替余英掌管地产板块日常工作的总裁换成了林长青。他也没有坚持多久,就在年会做完工作报告后不到一个月黯然离职。

关键林长青的离职在姚家几乎算一场地震。毕竟作为姚老板的左膀右臂,宝能资产板块的很多项目,林长青都是亲力亲为的参与者。

但二老板接手地产项目之后,林长青仅待了不到三个月就黯然出局,当时这则新闻曾在地产媒体圈引发不小的轰动。

很多人在猜,这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引人玩味的是,在林长青离职之后,姚建辉再也没有聘请过集团总裁这样的职务。唯一一个有希望担任这样职务的人叫李万乐,他是大老板姚振华三顾茅庐请过来的,在2020年初担任了宝能城发的常务副总裁。

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2020年的宝能控股年会,大老板姚振华带着城发所有的高管出席了会议。可能两兄弟达成了合并的想法,在年会现场大老板坦言城发的高管带过来,主要是来看看控股的气氛,毕竟现在还没有人有能力能担任城发的总裁。

姚振华说这句话的时候,李万乐入职才十几天。几十天后,他就悄然挂印而走。这中间他到底遇到了什么,现在成了一个谜。

而在李万乐离职之前,大老板姚振华还炒掉了自己的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冀光恒,算算时间,这恰巧临近他加盟宝能一周年的纪念日。

最新传来的房地产圈消息显示,可能已经独立的二老板姚建辉有了大干地产的想法。为了推动宝能地产或者说莱华控股的上市进程,姚建辉已经有了组建6个总裁级别事业部的想法。

据说最近地产圈的猎头们又有事情做了,只不过他们很多人现在把眼光放到了北边房地产职业经理人的身上。

毕竟他们很多人不了解二老板的脾气。

而具体原因,你懂的。

参考资料:

《赢了江山输了你》 包邮区 2021年1月

《姚振华离开保险业,谁能想到他弟弟同是金融大鳄》 元乐看市 2017年6月

《宝能系老板姚振华的隐匿帝国:2亿撬出几百亿价值》 观察者网 2016年7月

《宝能撒网式扩张》 凤凰网 2020年12月

《二掌门姚建辉坐镇 何时能圆“宝能系”地产7000亿美梦》 虎符财经 2019年9月

《宝能又一位高管闪离》 壹地产 2020年4月

《某房企接连高管离职,地产界的另类玩家怎么了?》乐居财经 2020年5月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