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抑菌霜变“大头娃娃”?母婴店爆款的激素疑云

扫码手机浏览

原标题:抹抑菌霜变“大头娃娃”?母婴店爆款的激素疑云

脸出奇的胖,这是很多人看到女婴柚子第一眼的感受,尽管她才四个月大。

最胖时的柚子,五官被脸上的肉挤到变形,额头面部的细密绒毛黑乎乎连成一片,她的四肢,更像是现实版的米其林轮胎人,肉一圈套一圈。

20201110日,南京市儿童医院出具的一张疾病诊断证明书上,解答了柚子异于常人的原因——类库欣综合征。主治医生公开表示,柚子短期内突然肥胖明显,经检查是接触了外源性的激素导致。

这次诊断,也让柚子爸妈怀疑起母婴店推荐的一款名为“益芙灵”的多效特护抑菌霜(下称益芙灵)。而当月送检的“益芙灵”样品的检测报告显示,参照GB/T 24800.2-2009化妆品中四十一种糖皮质激素的测定,该产品中氯倍他索丙酸酯的含量为31.1mg/kg

氯倍他索丙酸酯,正是糖皮质激素的一种。有专业医师认为,柚子病症与使用含有激素的面霜有关系,具有糖皮质激素的产品只能添加到药物中,作为处方药由医生开具,“氯倍他索丙酸酯不能给婴幼儿使用,并且副作用会让幼儿出现满月脸,多毛等症状,而这些症状和激素症状相同”。

针对“益芙灵”涉嫌违法添加“激素”等问题,涉事企业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所在的福建漳州市卫健部门表示,涉事的两款产品共1200瓶,分别销往江苏宿迁和连云港,目前正召回检测。涉事企业已暂停生产,并通知经销商对所有涉事产品下架。

停用益芙灵产品后,柚子体重开始下降,但额头上的汗毛仍未消退。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大头娃娃”:

突如其来的肥胖与多毛症

柚子第一次接触“益芙灵”时,她才两个月大。

去年8月,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的徐女士,常带着女儿柚子去家附近的精宝贝母婴生活馆洗澡,由于宝宝微胖,脖子发红,该母婴店员工看见之后,便向其推销了一款专门治疗宝宝湿疹、发红、发痛的产品——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

展开全文

“她就说特别好用,店里卖得很好。”当天,徐女士就把“益芙灵”给柚子涂在了皮肤发红的地方,第二天就见效了,“后来店员说这个可以全身护理,我就经常给宝宝用”。

但用了两个星期后,到了9月中旬,徐女士发现,柚子的体重增长过快,眉毛额头的汗毛也很多,并开始发黑。肉肉堆积的地方更容易红肿,徐女士和柚子奶奶就轮流帮她护理——涂抹益芙灵,很快,那些红肿的地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缝隙间长长的汗毛,连着皮肤黑乎乎的一片。

察觉出不对劲,身边的亲人也开始提醒徐女士,孩子这么胖,是不是有问题?

徐女士去做了母乳检查,没有问题,又带了孩子去连云港市第三人民医院,检查结果依然显示宝宝一切正常,“当时医生说喂多了”,徐女士听从医生建议,开始节食喂养宝宝。

徐女士注意到,平时夜里柚子只醒两三次,但用了“益芙灵”后,柚子夜里会醒五六次,“用霜以前喝完奶就睡,用霜之后喝完奶也不睡,宝宝感觉很兴奋,食欲也大。”但为了遵医嘱,柚子爸妈决定,还是要让宝宝节食减肥,并拍摄短视频记录宝宝减肥。这些短视频被柚子爸妈发在了抖音、快手上。

但节食后,柚子的体重还是一个月就胖了3斤。

因面部脂肪堆积,柚子的脸颊过重,耷拉在两侧,从她这时的照片能明显地看出来,脸颊两侧的宽度已经超过头围,像个“大头娃娃”。

这时的柚子,眼睛已经被面部脂肪挤压成一条缝,满月时的双眼皮早已消失不见,她还新学会一个动作,向外拱嘴,“观察到宝宝经常做这个动作,我才发现,是因为只有这样拱嘴,她才能睁开眼睛”。

一些视频上热门之后,许多网友开始揣测宝宝父母是否为了流量而故意恶性喂养孩子,因此导致柚子肥胖。

评论中也有善意的提醒,怀疑是激素问题,让去大医院检查。

在南京儿童医院就诊时,柚子的眼睛已经眯成缝,需要特定的噘嘴动作才能睁开。受访者供图

2020114日,徐女士和丈夫在南京儿童医院生长发育门诊给柚子挂了专家号。据南京儿童医院出具的儿童体格生长发育与营养评价报告单显示:柚子身高正常,体重当前肥胖,头围正常。

在医生建议下,115日,柚子因疑似库欣综合征入院治疗。做了全身检查后,医生告诉徐女士,宝宝身体没有问题,并考虑是外源性激素引发疾病。“当时检查医生就问是不是用了紫草膏,说之前就有四五个类似的宝宝送过来。”

徐女士发现,“益芙灵”的包装上写明:这一产品的主要成分中就有紫草提取物。她推测,这应该就是医护们口中和“紫草膏”类似的产品,它们都含有激素。

停用“益芙灵”后,宝宝情况开始有所好转,没以前那么胖了。

1110日,柚子出院了,在其病历中的出院小结上写道:出院诊断为“类库欣综合征”,宝宝出院时神志清,精神反应可,满月脸,水牛背,额面部、颈部、背部明显多毛。

2周后,柚子在南京儿童医院复诊。复诊结果显示:停用外用药膏后,情况开始好转。复诊检查结果依旧是“类库欣综合征”。

柚子满月时的照片与10个月时的照片对比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激素疑云:

结论“不同”的检测报告

停用“益芙灵”后,柚子逐渐恢复健康,徐女士和丈夫开始怀疑,可能是宝宝使用的“益芙灵”含有激素,导致柚子成为“大头娃娃”和“长毛宝宝”,夫妻俩决定将“益芙灵”拿去检测。

由于大部分检测机构不接受个人委托,柚子爸妈在网上求助“老爸评测”,希望能对这种抑菌霜进行检测。

据该检测机构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检测报告显示,1130日送检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参照GB/T 24800.2-2009化妆品中41种糖皮质激素的测定,采用LC-MS-MS进行分析得出,该产品中氯倍他索丙酸酯的含量为31.1mg/kg。“很少在产品测出,这个含量非常高”。

1130日送检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中,氯倍他索丙酸酯的含量为31.1mg/kg129日送检的该产品中,氯倍他索丙酸酯含量为27.6mg/kg

然而,2019327日,“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的生产厂家——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公布的一份由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于2019319日到326日对“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进行41种糖皮质激素检测,检测方法为GB/T 24800.2-2009,结果显示该产品并不含激素,氯倍他索丙酸酯显示未检出。

202118日,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这份产品检测报告内容真实,确实由他们出具,并且,该公司于202012月将该产品又进行送检,但具体检测项目工作人员不能透露。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该企业2020128日的检测报告,但在这份检测报告中只检测了6项糖皮质激素,并非此前的41项。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检测报告中,不含“老爸评测”检查出的问题检测项目——氯倍他索丙酸酯。

医学上,氯倍他索丙酸酯是婴儿及儿童不宜使用的。

一技术专家介绍,氯倍他索丙酸酯就是糖皮质激素的一种,在化妆品中是不允许添加的,但这款“益芙灵”抑菌霜的卫生许可证参照的却是卫消证字号,“消字号产品不分大人小孩,看产品主要看备案号,不管是化妆品还是消字号产品都是不允许加激素的。”

柚子被南京市儿童医院诊断为类库欣综合征。受访者供图

皮肤科专家:

婴儿状况和外用产品有对应关系

得到激素超标的检测结果后,202012月,第三方检测机构曾前往连云港调查具体情况,并对当地母婴店售卖情况进行暗访。

据其提供的视频素材显示,连云港市内,10个母婴店里有8个都在卖这些产品,“益芙灵”都被摆在货架C位上,是明星产品。在推荐这款产品时,母婴店店员通过介绍这款产品能解决宝宝身上的湿疹、皮肤问题或者过敏等,来吸引家长购买。此外,在线上购物平台中,该产品售价约80元每罐。

上述专家认为,这款产品出现的主要原因就是监管存在漏洞,产品成本低,利益很大。此外,该产品见效快,“上午涂了,下午就见效,效果很好”,店员给家长介绍这款产品时一般都会说可以当面霜使用。

曾为柚子诊治的南京市儿童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顾威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孩子突然在短期内肥胖明显,从医学上来看属于病理性的胖,经过系列检查,最后发现是接触了外源性的激素导致的,“体内刺激就是皮质激素。”

针对柚子的情况,并综合病例来看,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皮肤科主治医师谭帅告诉新京报记者,氯倍他索丙酸酯属于强效糖皮质激素,婴儿如果长期涂抹含有此类激素的抑菌霜在皮肤上,药物会透皮吸收,扰乱人体系统的激素水平,造成相应副作用。

谭帅认为,如果婴儿没有基础疾病和内分泌系统器官没有器质性病变,造成激素水平异常,那就表示婴儿内源性激素没有问题,主要是外源性的激素导致婴儿身体出现相关问题。并且目前检测外用产品本身含有违禁成分,所以,婴儿身体出现问题首先归因在外用产品上。

谭帅表示,婴儿现已经被诊断为“类库欣综合征”,而药膏里的确含有激素,再加上长时间大面积的使用,那么现在的状况和外用产品肯定有对应关系。

此外,谭帅还提到两个核心问题,一是糖皮质激素不应该添加在消字号产品中,加入了属于药物,应该要按药字号产品审批。二是母婴店能不能销售消字号产品?“这类产品应该在药房里销售,并且药房的售卖资格也需要有相应审批。”

谭帅介绍,如果婴儿的皮肤疾病确实需要使用糖皮质激素,从药物的角度来讲,给婴儿使用的激素种类也应该是弱效、短期内使用的,不会使用强效激素。

柚子使用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生产厂家为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目前该产品已被责令召回。

监管介入:

涉事企业被责令停产待查

“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的底部使用说明上显示,该产品为消字号产品。

据公开资料显示,消字号产品的生产必须符合中国药典、化妆品的要求,不可以出现各种处方药成分,如抗生素、抗真菌药物、激素等和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禁用物质。

针对婴幼儿湿疹类产品非法添加糖皮质激素问题,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专家董亚蕾等,曾筛查了网络销售41批婴幼儿湿疹类产品中的非法添加糖皮质激素。最终,在34批“妆”字号产品中检出2批样品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和地索奈德,检出率为5.9%。在7批“消”字号产品中检出4批样品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地塞米松、地塞米松醋酸酯、倍他米松、倍他米松醋酸酯,检出率为57.1%

董亚蕾等专家在论文中写到,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外用可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减少渗出和细胞浸润,具有抗炎、抗过敏、免疫抑制、抗增生等作用,显效速度非常快。因此,一些不法化妆品生产厂家将糖皮质激素非法掺入嫩肤、美白、祛痘类化妆品中。然而长期使用含有糖皮质激素的化妆品会导致皮肤出现干燥脱皮、红血丝、色素沉着等现象,甚至导致激素依赖性皮炎,给消费者带来精神和身体的严重伤害。

福州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吴波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介绍,消字号产品主要检测消毒效果,如果只是检测消毒效果的话,一般不会去检测激素,“因为消字号的产品,没必要做那么复杂的检测,所以在很多审查中,消字号产品相对比较简单。这类产品本身也带有很多擦边球的成分。”

吴波认为,行业监管其实也存在一些疏漏的地方,没有根据真正的用途来判定是否消字号产品。“益芙灵”作为化妆品使用,不应该算消字号产品,“氯倍他索丙酸酯本身就是一种激素类的药物,治疗效果是比较好的。这就相当于企业钻了漏洞,加了药品进去,达到相应疗效。因为,如果要批为外用药的话,审批要求更高、难度更大。”

针对“益芙灵”嫌违法添加“激素”等问题,18日,福建漳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通告称,漳州市卫健委联合市场监管局,前往涉事企业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现场调查,目前,卫健部门已责令该企业召回涉事产品,并对在检查现场查见的留样样品、产品包装材料等进行取样留置,联系权威检测机构进一步检测。涉事企业已暂停生产,并通知经销商对所有涉事产品下架。

据某平台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检测报告显示,11月30日送检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参照GB/T 24800.2-2009化妆品中41种糖皮质激素的测定,采用LC-MS-MS进行分析得出,该产品中氯倍他索丙酸酯的含量为31.1mg/kg。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在查询天眼查时发现,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45日,经营范围主要是卫生用品【抗(抑)菌制剂(液体、膏剂、凝胶、粉剂)(净化)】的生产、销售;发用类、护肤类、香水类、美容修饰类化妆品的生产、销售;化妆品、日用品百货、一类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的销售;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销售。旗下品牌有“嗳婴树”与“开心森林”,“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是“嗳婴树”品牌下的产品。

202117日,新京报记者在某购物平台上下单该款“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显示下单成功。18日,该产品显示已经下架,不能再进行购买,已经下单的产品显示无法发货。

柚子父母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希望通过亲身经历来给大家提个醒,同时,希望当地相关部门能对涉事母婴店及产品生产厂家进行调查、查处。

202118日,新京报记者走访连云港多家母婴店发现,“益芙灵”牌抑菌霜多已不见踪影,但母婴店里,其他品牌的抑菌霜仍占据货架最显眼的位置,甚至成为店内明星产品,售价不菲,并且均为消字号产品。

但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同类产品是否添加激素,仍未可知。

新京报记者王瑞文实习生谢婧雯毕卿

编辑甘浩

校对李项玲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