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奇葩事件(2020):62元就当“游资大佬”,上市公司“谴责”自家董事长,年报出错竟因黑客,少缴4毛钱上黑名单

扫码手机浏览

原标题:A股奇葩事件(2020):62元就当“游资大佬”,上市公司“谴责”自家董事长,年报出错竟因黑客,少缴4毛钱上黑名单

2021

Happy New Year

2020年已经结束,在过去的一年,上证指数从2647点跌跌撞撞得来到3473点,资本市场多项根本性制度也发生了变革,比如创业板注册制落地、最严退市新规问世。这一年,更有不少让股民啼笑皆非的奇葩事件。数据宝整理了一份2020年奇葩事件名单,供君一乐。

News

A股年度奇葩事件

一、扇贝会“跑路”,洗衣粉“长出脚”

獐子岛的扇贝以“听话”闻名,公司要亏的时候,扇贝就跑走了;公司想盈利时,扇贝就懂事地跑了回来。或冻死、或饿死、或跑路,在不到6年时间里,獐子岛扇贝的故事讲了4回。扇贝一跑一回,完美地帮助獐子岛躲过连亏退市的命运。

展开全文

相同的戏码年年上演,实在让人忍无可忍。2020年6月,獐子岛扇贝的故事终于迎来了“全剧终”。证监会使出高科技“杀手锏”,借助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最终将獐子岛财务造假的原形,完整的给揭露出来,造假当事人也受到应有的惩罚。

獐子岛的扇贝会“跑路”,广州浪奇仓库里的洗衣粉“长出脚”,离奇的故事总会在A股发生。2020年9月27日,主营洗衣粉的广州浪奇公告,公司存放在鸿燊、辉丰两家公司5.72亿的存货不见了。当事公司一个回应“签订合同,但未存放货物”,一个则回应“无合同,无货物”。网友们因此也炸开了锅,有人表示:“比扇贝还神奇”、“洗衣粉也有脚”?目前,存货失踪的原因尚未查明。

二、不务正业赚大钱,期货炒出六倍全年净利

上市公司通过副业挣钱不罕见,但有一家公司副业挣的钱却是主业的好几倍。

秦安股份主营汽车发动机核心零部件,与商品期货投资毫无联系。公司在董事长的带领下,去年5月成立期货管理小组,至9月11日21次平仓无一失手,累计获利7.69亿,是公司2019年全年净利润的6.5倍,董事长也被成为A股“期货大神”。

不过,公司后期出现连续平仓亏损,获利回撤超5亿后金盘洗手,最终带着2.67亿的盈利,欢天喜地得撤出期货江湖。

三、“高科技谍战大片”,年报出错竟因黑客攻击

财务出错原因是被黑客攻击,A股市场上演了一场“高科技谍战大片”。

*ST金洲子公司深圳金叶会计账套被网络黑客入侵并锁死,会计在重做2019年度账套时出现错误入账,出现了2019年营业收入2106万,实现营业利润约6700万,利润比营收高两倍的现象。这份有着明显错误的年报还得到了董监高的通过,会计师事务所则给出了保留意见。

在深交所问询后,*ST金洲重写了年报,2019年归母净利润由-61.87亿降为-62.77亿,亏损依然相当严重,公告发布次日股价却收获涨停板。

四、62元当回“游资大佬”,闯进龙虎榜

龙虎榜通常是机构游资表演的舞台,上榜资金少说数百万,买入上亿也是常规操作。

A股上演了奇葩一幕:仅62元,即闯进龙虎榜,当一回“游资大佬”。这事就发生在当时处于退市整理期的凯迪退身上。11月11日,深交所披露龙虎榜,凯迪退前五家营业部买入金额仅1178元,其中买一营业部金额372元,买五营业部金额只有62元。有网友在股吧戏称龙虎榜为“蛇猫榜”,“哪里是龙虎斗,分明是蛇猫相斗”,并纷纷表示也要花一百元来上榜。

五、老板翻墙偷机密,股票涨停支持

说到翻墙,很多人可能联想到小偷,或是学生时代翻墙溜出校园,很难将这个动作与上市公司创始人联系到一起。

魔幻的是,中电电机前董事长、现总经理王建裕,亲自翻墙进入构成竞争关系的华永电机工厂拍摄,被保安当成小偷,将其控制并报警。中电电机迅速发布公告,相关报道所涉事项与上市公司无关。

消息披露后,中电电机次日涨停开盘,网友点评:最敬业的老板,股票涨停支持!

六、最穷券商?少缴4毛钱上黑名单

券商账户差钱吗?差钱,连4毛钱也拿不出来。

10月9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2020年第8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其中出现了多家券商自营账户、基金账户的身影。

根据限制名单,申港证券自营账户和西部利得新润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被限制参与打新时长半年。起因是在打新科创板股票瑞联新材时,西部利得基金少缴纳20元,申港证券少缴纳0.4元。因为4毛钱而上了半年的黑名单,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七、不戴口罩“激烈争论”到深夜,股东会开不了

疫情期间要保持距离,与人交流戴口罩,是防止传染的重要举措。

有一家公司股东大会不能召开的原因令人瞠目结舌——股东不戴口罩在狭小空间吵了七个小时的架。宁波公运3月11日发布公告,股东们在15:00会议召开前“在狭小空间内未戴口罩进行激烈争论”,并且吵架吵得难分高下,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22:35仍然无法召开。鉴于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股东大会只能被迫终止。不惧疫情,是什么让股东们“拼死相争”?

按照原计划,此次股东大会应进行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但在现场大会召开前人在现场却进行网络投票,蒙在鼓里的国有股东代表及小股东们表示震惊和愤怒,由此出现了之后的混乱。

八、信披变成“辩论赛”,高管上演“宫斗剧”

信息披露是上市公司对外发布重要事件的平台,却有一家公司把信披平台当成了辩论赛擂台。

2020年9月2日,大连圣亚连续发布了五条立场矛盾的公告,三条公告宣称解聘董事会秘书的程序不符合相关规定,两条公告宣称解聘迫在眉睫,公司不同立场的高管分别聘请的两家律师事务所观点针锋相对,一番辩论难分胜负。

大连圣亚此前就有公司“内斗”历史,2020年7月,董事长杨子平举牌自家股票,公司微博竟发布了针对杨子平的“严正谴责”,原因是杨子平怀疑公章被董秘窃取,报“假警”。

九、形同儿戏的年报,董监高全部声明无法保真

4月23日晚间,兆新股份(即*ST兆新)发布2019年报,开头便是重要提示,公司五位董事、三位监事及四位高级管理人员均声明,无法保证公司年度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并声称“不承担任何个人或连带责任”。

董监高急于撇清关系的年报,还存在真实性吗?证监局火速发函,董监高甩锅,市场影响恶劣,该行为挑战信披严肃性,不重写年报就停牌甚至退市处理。

此后公司重写了年报也不能遏制资金的疯狂出逃,*ST兆新接下来的一个月出现了15个跌停板,股价累计下跌51%。

十、子公司不听话咋办?贱价甩卖!

做父母的,面对孩子不听话的时候会严加管教。母公司面对失控子公司,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折价甩卖。

田中精机3年前以3.9亿收购了远洋翔瑞55%的股权,在对子公司进行日常管控时遭到百般阻挠,在子公司完全失控的情况下,田中精机不选择争取夺回控制权,而是称避免遭到更多的损失,计划将子公司股权以1252万元转让给公司实控人、董事长等四名股东。

短短三年半的时间,这笔股权的价值就缩水了96%。“不听话就把你卖掉”可以拿来吓小孩,也可以拿来对待子公司。

数据宝

数据宝(shujubao2015):证券时报智能原创新媒体。返回,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