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骢2021:“好了伤疤忘了痛”

扫码手机浏览

原标题:白一骢2021:“好了伤疤忘了痛”

文 │ 星星

“还原度高,剧情不拖沓,口碑佳作。”赶在2020年底露面的《终极笔记》得到了不少原著粉的青睐,而身为幕后操盘手之一的白一骢和灵河文化,也再一次被大家关注。

在2020年的网剧市场,白一骢几乎没怎么露面,此次见到他,一下就憋了个大招。

作为《终极笔记》总制片人、灵河文化创始人兼CEO,白一骢说,2020年是自己静下来、归零出发的一年,他有意减少了公开露面的次数,留出更多的时间钻在屋子里,打磨作品。而他 的桌子上也是铺满了一摞摞本子,笔散落在上面,看起来“闭关”很久了。眼前的这个网剧一哥,好像少了点原来那股子冲劲儿。

但谈起《终极笔记》和灵河文化之后的发展方向,骨朵依旧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白一骢,说话时中气十足、风趣幽默,甚至调侃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因为每次都说不往沙漠、雨林里跑了,要舒舒服服拍一部戏,但他还是总去,且一次比一次难。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他也做了不小的调整,一定要让灵河去“白一骢化”。

4本36集,原著气质,

《终极笔记》圆了原来的遗憾

当年《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便得到了大家“高还原度”的评价,如今《终极笔记》露面,这四个字再次被观众喊了出来,也成了对主创团队最好的褒奖。

平衡书粉与观众,IP改编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面对《盗墓笔记》这样一个被影视化了很多次的大IP。对白一骢来说,他更是通过《终极笔记》圆了自己的遗憾。在时隔了多年后, 终于做出了一部自己心中的《盗墓笔记》影视化作品。

作为《盗墓笔记》的书粉,白一骢对该剧是有着偏爱的,而他改编的经验在于 非copy式的还原,而追求气质上的反应。“8句话中,可能《终极笔记》中有6句话是与原著相关的语言,但其中也有一两句话是创作出来的,但只要创作的部分贴在原著气质上,它就不会出现违和感,甚至会成为一种补充。”白一骢说。

为了营造这种气质,白一骢把口子掐的很紧,从创作到拍摄,原著中的名场面、经典台词,甚至是一句台词中的几个字,都不愿意让一分。

展开全文

“从剧本到拍摄,大家始终都在一起,在沟通上就不会出现断裂感,而且这个大团队里的每一位主创成员也都熟悉原著。因此也就不难理解,《终极笔记》为什么能够得到不少书粉的认同。白一骢觉得《终极笔记》让大家认可的关键点也在这。

在创作和制作过程中,每个人物所处的位置、行为动作以及每一个细节,都需要体现出原著气质。“大家要知道创作者的意图是什么?为什么这样写?导演团队和创作团队要沟通好,这样才都知道怎么拍出那味。”白一骢说。

更值得注意的是,《盗墓笔记》系列中的每一卷都可以单拍成一部,而《终极笔记》是一口气把《蛇沼鬼城》《谜海归巢》《阴山古楼》《邛笼石影》的内容全部压缩在了36集中,这也让白一骢觉得挺奢侈的。

他坦言,其实在项目初期的时候他们就在思考,《终极笔记》选择多少集的体量是合适的,虽然集数越多对大家越有利,但最终为了节奏紧凑圈定了36。“多几集就能多赚点钱,但我们评估下来觉得,这个项目拍36集是相对比较紧凑好看的。而且, 当你的东西越多,可操作空间就越大,不用自己编很多东西,因此在这部剧中,我们更多的是跟随原著,然后做些连接和填补。”

比如《终极笔记》的主线是根据主角无邪的视角走的,所以在影视化过程中,会遇到原著中主角不现身时的情况,这时候白一骢就和团队琢磨如何衔接,保证观众能够在氛围里不跳脱出来。白一骢也表示,因为给了四本书这样奢侈的素材,他们在做的时候,也会尽可能做得好看一些,不然自己也会觉得非常遗憾。

制作靠“磨”,

“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实景拍摄

如今《终极笔记》超2万人打出了7.4的评分,除了该剧在故事上尽可能贴近原著气质外,画面也给足了排面。近两年,从《大主宰》到《终极笔记》,乃至正在做的科幻题材剧,无论是题材还是最终呈现,白一骢打造的剧集似乎越来越重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

在项目前期筹备时,《终极笔记》的后期特效就已经开始,大家忙着做概念设计图,等到拍摄期,正式做生物资产,而单算后期的时间,《终极笔记》的特效就花了九个多月。

谈及特效,白一骢感慨颇多。从国内早前特效一路走来,他深刻感受到,近两年国内特效的发展水平正肉眼可见的进步,行业从业者也在成长。“我们刚接触的时候抠个绿都觉得是高科技,现在年轻人的起点比过去要高很多。”

不论是《大主宰》还是《终极笔记》,两部剧的特效离不开制片人蔡佳。在《大主宰》的时候,白一骢就提到了特效管理,即在工业流程下,创作者能够在拍摄之前就确定拍出来后的呈现效果。白一骢说,她(蔡佳)告诉我说这个做特效好了,我就很放心。而且 特效真不完全取决于钱多钱少,更多的是时间,同样花1000万,5个月磨出来的特效肯定和8个月磨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当然不仅仅是特效,对画面很执拗的白一骢,也在努力地夯实实景拍摄,这让他没少吃苦头。

《终极笔记》中的蛇沼鬼城、阴山古楼等,都是剧组在拍摄100多天里奔赴西双版纳、曲靖、银川、无锡、横店等地得来的。问到为什么要坚持去这么多地方实景拍摄,白一骢半开玩笑地说 “可能当时疯了、神经病,就只想尽量的拍好,其他没多想。”

实景拍摄考验着剧组里的每一位成员。《终极笔记》中爬山的场景不少,而这些路都是大家现“踩”出来的,不管高矮胖瘦,剧组所有成员只能硬着头皮一起爬,一爬山就是两三个小时。拍沙漠的戏份,大家在调机位做前期准备的时候,弄的到处都是脚印,大家就只能人工扫掉,扫掉之后拍,拍完后再调整机器、置景,调完后再重扫,周而复始,剧组的进度慢到让大家崩溃。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 机器更是寸步难行,大家费半天劲才能把它搬进去,然后还得在开拍前7、8个小时装上,而最终的画面呈现,可能也就那么几秒钟。现在白一骢回想起来这件事,还感觉自己挺不人道的。他说,下次我一定不这么干了,大老远跑着受罪,难道让大家在横店舒舒服服地待着不好吗?但最后取得的效果也十分不错,画面质感成为受众评论《终极笔记》的热点。

如今他们刚杀青的一部科幻题材剧的拍摄难度更是超过了《终极笔记》,白一骢调侃“当时以为《终极笔记》的拍摄环境是最难的,但显然不是。人就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痛,你觉得以后不再这样折腾了,但弄完之后还得这么折腾。”但他觉得 “做这个行业最后不就要的是观众的一个回馈?得到大家认可就是件挺开心的事。”

公司没有标签才是好的,

要打开内部创作空间

身为网剧一哥,白一骢自然是吃到了网剧的第一波红利,如今网剧势头更是远超电视剧,但白一骢现在谈得更多的是沉淀。

无论是最开始的《老九门》,还是创新内容互动剧《他的微笑》,白一骢及灵河文化都能踩在内容的风口上,他也被不断推着前进,停不下来。《S.C.I.谜案集》《沙海》《暗黑者》《黄金瞳》《假如没有遇见你》《热血少年》......灵河从来没有为作品数量发太多愁。 “我们的产能一直挺好的、跟得上,甚至都没有什么存货。”白一骢坦言。

观之灵河近年来作品,数量不是问题,类型悬疑、男性向故事居多,故事及画面吸引人。

但疫情的到来让白一骢开始反思。观众的口味一直在变,《陈情令》带火了双男主,2020年女性题材和短剧又迎来爆发。他觉得 “当作品与这个时代的有些东西契合时,它可能就会受益,但观众的口味不是一成不变的,创作者要给观众看不同的东西,所以内容上一定要把自己先去掉。”

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灵河要做出不同题材、风格的作品。白一骢选择把灵河的内部创作空间打开,让大家不再受限于自己的个体审美,不再用自己的判断标准讨论项目的发展方向,而是让几个成熟的制片人都撒开手干,根据他们自己的风格带项目。

“我现在有我自己想做的,但不会让我成为公司输出的风向标,公司没有标签才是好的。我们可以出任何东西,只要保证制作的基础线在那,然后再稍微提高一点。”

女性向、悬疑向、创新品类.......既有头部内容,也不乏中等体量作品。提到当下正火的悬疑系列,白一骢有很多话想说,他觉得,虽然去年悬疑短剧正当时,但大部分故事并不新鲜,而且不论是影视剧,还是小说,要找到更新鲜故事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白一骢觉得,所有好的悬疑剧、涉案剧的关键命门在于,透过案件本身看人的动机。犯罪者也好,受害人也罢,都是将人物的动机反过来折射整个社会与人性,而恰恰这些内容是有意思的。《今日说法》这样的访谈法制栏目,为什么还能拥有不少观众,就因为大家想看主人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这个过程是真正有意义的。“观众去看去感触,通过荧幕找到与自己日常生活有共情的内容。”

白一骢说他特别怕自己待在一个模式里出不来。此刻,他还在悬疑故事中尽量找一些变化,试试看。

吃到了网剧的第一口红利,经历了资本狂热,如今在影视行业处在收缩调整期时,对于自己、对于灵河文化,白一骢在沉淀。返回,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