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勇闯「姬圈」

扫码手机浏览

原标题:内娱勇闯「姬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王心怡。

上线两天,《流金岁月》在微博热搜的成绩称得上亮眼。

#蒋南孙剪掉长发##朱锁锁寄人篱下#等有关剧集内容的话题引起讨论之余,两位主演刘诗诗、倪妮也成为关注度的主要来源。

要知道这两人互动所引发的期待,已经积累并延续了不少时日。今年4月《流金岁月》开机,刘诗诗、倪妮的搭档不免让人想起去年年底倪妮在金鸡奖红毯为刘诗诗整理裙摆的一幕,也被不少网友冠以“黑白天鹅”的称呼,“为妮写诗”CP的超话随之而出。今年12月初的COSMO时尚盛典,二人再次携手走起红毯,拥抱、牵手、装亲吻,互动之下也让剧集更令人期待。

伴随着剧集更新,《嘉人》2月刊封面的双生大片,又让不少网友锁死了“为妮写诗”。

无独有偶。早开播几天的《了不起的女孩》, 已经催生出了由李一桐和金晨组成的CP“金桐玉女”,并在微博CP超话榜的一众男男CP中,占据一席之地。

不论是有意或无意,双女主剧正为不少网友提供着“糖分”。

展开全文

这或许不难理解。

绝大多数情况下,女性仍是饭圈、剧集受众等群体的主要组成,而随着超飒、超A等女性性格标签逐渐增多,并在网络端积载大批好评的情况下,这类的女性角色以及被她保护的同性对象也受到了观众的推崇。在大女主、女性群像剧集逐渐显露出疲态之后,女性向剧集也需要找到一个新的发力点,双女主姐妹情深、共同成长和进步的“戏码”或许是好的方向。

毕竟,与之相对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曾造就了多部大热剧集,以及几位顶流。那么,“职业困局”更早来临的女明星们何尝不想复制一下呢?

伴随着创作方向、受众喜好等的变化,以及搞CP成为内娱的爆红良剂,从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不少女明星的“人设”走向。超飒、超A等女性风格,开始成为不少女明星的新闻稿关键词。

无可厚非,“搞CP赢天下”的内娱正在勇闯“姬圈”。

双女主剧大战耽改剧

当越来越越多的耽改剧被提上日程,不少双女主剧出现在爱奇艺的招商片单中,2021年,双女主与耽改剧的“对抗”已不可避免。

《了不起的女孩》与《流金岁月》的接连上线,已然将“双女主”剧集的大幕拉开。

2021年,蒋勤勤、张慧雯主演的《当家主母》,秦岚、吴谨言的《传家》,殷桃、吴谨言的《正青春》,张楠、孙伊涵的《双镜》等多个项目也都在排队上线中,从古装、民国,再到现代都市,涵盖多种题材、年代。

与耽改剧隐约的感情线不同,目前市面上的双女主剧仍以姐妹成长为主,感情线部分则仍多为男女感情,大致呈现出或携手搞事业,或红玫瑰与白玫瑰的观感、走向。

两个角色之间的互动自是吸引观众的主要因素之一。

微博上关于“《流金岁月》中蒋南孙(刘诗诗 饰)收留被骗后怕被舅舅家看笑话不想回家的朱锁锁(倪妮 饰)桥段”的投票,其中“求蒋南孙收留”和“终于等到两个美女‘同居’了,共同成长,彼此陪伴!”这两个答案分列一二位,加上两位演员微博“收留锁”与“搬蒋人”的互动,不论戏里戏外两位女主的友情无疑是受众讨论的重点之一。

这厢两位闺蜜正在共同成长,那厢《了不起的女孩》却陷入了支线、配角戏份过多的质疑。不少有关剧集的最新评论中,“感觉分支线有点多余,配角有点多”“只是觉得女三戏份有点多不想看”等声音也开始出现。

尽管双女主剧集并不罕见,但观众对于双女主的审美、要求,以及剧集本身的创作正在改变。

从闺蜜为感情反目再到大和解,双女主剧似乎呈现出两人携手战胜挫折、走上人生巅峰的趋势,感情似乎更多的成了调味剂。

一定程度上,这也反映了当下的大热剧集走向,大女主剧不再受推崇以及女性群像戏总有缺陷,观众也不再一味地偏爱以感情纠葛作为核心驱动的故事。

不过,虽然剧集内容中双女主的姐妹色彩更重,但并不妨碍有些观众在二人身上“磕糖”。或许是看到了耽改剧打造CP,以及CP圈粉、固粉的能力,营销方们似乎也在有意无意向这个方向尝试。

B站上,有不少有关“金桐玉女”的视频,内容从拍戏花絮,到剧中CP糖的相关CUT,不少相关内容收获了超过十万的播放量。微博上,今年6月份创建的#金桐玉女#超话已有2.2万粉丝关注,阅读量达到了8108.1万。

而刘诗诗与倪妮的《嘉人》封面登场时,更是让不少网友大呼“太会了”“请锁死”。

然而,桎梏和隐忧同样存在,吐槽声同样不绝于耳。

#金桐玉女#超话的规则上写着“严谨区分显示与剧作、演员和角色,请勿在本超话以外的地方对两位艺人进行捆绑”“本超话以金桐玉女(不可思怡)cp物料为主,不提倡过于个人向的内容。”等语句,似乎在提醒和约束着粉丝,“磕糖”要时刻掌握度。

而不论是COSMO时尚盛典红毯上的互动,还是《嘉人》双生大片,也出现了粉丝脱粉的想象,“如果真是百合剧(哪怕是百合小说改编也行),勉强能接受这种营业。如果剧情不是,那就别说是营业了,更像是擦边球误导大众。”等类似批评两位主演营业频繁的言论。

美女互动自是养眼,不过双女主营销的方向和度在哪里,剧方和演员还需权衡。

“攻”与“老公”,女明星的下一个方向?

与双女主剧可能还在试水中不同,不少女明星已经在“姬圈”杀出一条道路。

呈现出飒、A、攻等气质和性格的女明星受到好评的可能性在增加,而这些形容词,也正在被粉丝、路人称赞,甚至让经纪团队转化成营销、立人设的关键词。

或因为饰演的角色加持,或因为本身性格、气质使然,越来越多的女明星们被冠以“老公”的称号。

饰演了《太子妃升职记》中男儿心女儿身的太子妃后,张天爱曾在微博中自称“老公”,公司在宣传文案中也曾用过这一称呼;刘涛在出演过《欢乐颂》安迪之后,不论是在节目或是造型等方面,本人霸气、“总攻”的风格也更加强烈;郭碧婷、刘亦菲等艺人也曾被冠以“国民老公”的称号。而今年年中《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时,粉丝给万茜做的应援海报上就印有被划掉的“姬圈扛把子”字样。

《乘风破浪的姐姐》万茜初舞台

从某种程度上说,不论是因为角色深入人心而被赋予,或是本身性格如此,这一路线同样正确地击中了不少受众的喜好。

这当然也与女性是粉丝群体的主力有关,且这类女性粉丝的购买力、忠诚度也较高。

根据艾漫数据显示,仅以12月29日数据来看,倪妮、刘涛、万茜等人的活跃粉、红粉性别分布,女性占比更大。因此,满足目标群体的口味,吸引更多的关注和好感,将更多的路人转换为粉丝也成为大多数女明星们努力的方向。

不论是“吃货”人设,还是“女汉子”“憨憨”等人设,实际上都是在给自己一个明显而又能拉近与大众距离、引起好感的标签,从而固粉、吸引更多的关注和新粉。

而在今年,不少女明星导向的“老公”人设,成了她们的吸粉利器。

在“围姬百科”策划的姬王争霸赛投票活动中,万茜和倪妮分别位于第八、十六位,要知道2018、2019年的最终投票排名中,她们二人均不在前二十。这或许可以从某种程度说明,今年二人的曝光和性格、气质的展现,再加上围绕在她们身上的“老公”词汇,让她们收获了更多群体的关注。

女明星走“攻”与“老公”的风格、人设,优点是能直观看到的。

相比起剧综里面延伸出的男女CP让粉丝真情实感下,容易面临“过后即焚”、亲手拆CP等危险,女明星之间的互动更可能减少塌房的危险。闺蜜情深的路线,注定可以拥有很多闺蜜也不会引起太大争议。毕竟,姐姐妹妹们一起美丽,就好了。即使出现“塑料姐妹花”的质疑,也不会过多伤害女明星本身粉丝的粘性。

当然,对于双女主剧集,甚至不少其剧集中的角色、演员的来说,并不是所有人口中的CP都是传统CP的含义,CP已经逐渐演化为更广义的,即二人日常互动为营业的代名词。

但显然,内娱已经开始试水女女CP营业的可能性。

年初的“开门红”《青春有你2》的“大虞海棠”收获了不小的关注度和话题度度,也为虞书欣、赵小棠带去了不小的热度,截止到目前,#大虞海棠#超话粉丝达到25.4万,阅读量超过23亿。

年中热播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更是各种CP大烂炖,万茜、张雨绮、宁静等人更是有N条感情线,但网友们的“二创”仍是孜孜不倦。

另外,试错仍在进行中,“小而美”的纯双女主短剧也在平台上线。

虽然“女女”内容的产量增加,双女主剧是否会再次陷入情情爱爱的老路子也还需观望。而剧外的营销、人设的建立和度的把握也需要斟酌,毕竟,过犹不及。

内娱勇闯“姬圈”背后,本质上还是CP红利的再迁移,粉丝们想要的情感投射,从一对CP上磕到了,所以他们就追随了。而无论男女、男男还是女女,营业中的参与者,最后如何在粉丝伤害度最低的情况下从中脱离,奔往下一个更大众的设定,是这些参与者们最棘手的事情。返回,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