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痛打“狗不理”

原标题:痛打“狗不理”

斑马消费 陈晓京

包子贵、味道一般、服务体验差……还不能让人说了?动不动就报警、还要让人赔礼道歉。“狗不理”是顶着老字号的光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待久了吗?

但愿,这次舆论危机能让狗不理长长记性,改进自身的不足,也给其他老字号提个醒。

走不出天津的包子

狗不理又一次火了。上一次这么火,还要追溯到10年前——冯巩和郭冬临在春晚上表演相声了《旧曲新歌》,让全国关注记住了狗不理的“薄皮大陷十八个折”。

只是,冯巩在表演中,对狗不理是褒奖。这次,把狗不理架在火上烤的,并不是消费者的批评,而是事后狗不理选择“报警”等一系列强硬的骚操作。

事件一出,这两天大量用户集中挤进狗不理包子王府井总店评论,或是自己过往消费经历的真实感受,或仅是情绪的宣泄,一星评价满天飞。短短两天时间,该店的评分从2.85分再降至2.81分,进一步坐稳了大众点评王府井和东单地区餐饮店倒数第一。

看到这一幕,狗不理的老板张彦森会怎么想?

很多人都会误以为狗不理是国企,实际上,早在十多年前,狗不理就已通过国企改制,成为了民营企业。

张彦森来自河北杂技之乡,转道天津杂技团做了一名演员。之后,下海经商,开过出租、干过餐饮。

显然,他的资本运作能力,显然远超杂技水平。在天津,他先后拿下了天津同仁堂、宏仁堂和狗不理三家老字号。

启信宝显示,狗不理集团由张彦森夫妇和他的弟弟合计持股95.5%。

狗不理品牌创始于1858年,距今已有160多年历史,位列“天津三绝”之首。

2015年,狗不理集团拆分旗下做速冻包子的狗不理食品在新三板挂牌。

展开全文

从经营数据来看,狗不理发展得异常缓慢。2013年,公司营业收入0.93亿元,到2019年也才1.55亿元。今年5月,从新三板摘牌退市。

狗不理从天津起步,百余年来,始终走不出津京。财报显示,公司超过6成以上收入来自天津,想要向全国拓展,但始终难有大进展。

据媒体报道,狗不理的线下实体店收缩情况也较严重。到2018年10月末,在北京地区就已减少了11家。

如果说狗不理在外地可能遭遇水土不服,那么作为天津的一张名片,在当地是不是人人称道呢?

外地人到天津旅游,都想吃一口狗不理的包子。意外的是,游客坐上天津的出租车,司机大多建议不要去狗不理。到底是什么,让出租车司机帮狗不理赶客,而狗不理对此也是爱理不理?

张彦森曾公开表示,老字号就得有老字号的价格。其言下之意,狗不理的包子就应该比其他的包子贵。一个包子动辄数元甚至十多元,价格可以贵,但各方面的体验要对得起价格。

这次狗不理事件,连央视都看不下去了,直言老字号不能“一听到赞美就笑,一听到批评就跳”,摆老资格,倚老卖老,就包子张嘴儿——露馅了。

老字号没一个能打的?

狗不理的问题,也代表了大多数老字号在发展中存在的不足。

与狗不理齐名的全聚德(002186.SZ),最近几年就一直在困境中挣扎。2019年全年,全聚德才赚了4700万元,创下了2005年以来的最低记录。

全聚德老字号的光环加身,一只鸭子几百块,吃完还要另收服务费。长期以来,给外界的印象就是名不副实、性价比低。

面对发展困境,全聚德也曾尝试转型。2016年,成立鸭哥科技,高调触网,试图将烤鸭拓展到外卖等新的消费场景。然而,仅过了一年,鸭哥科技就因为亏损黯然停业。

今年以来,全聚德管理层作出重大调整,新任董事长鲍民和总经理周延龙均有长期的酒店餐饮行业管理经验,其中周延龙在东来顺总经理的位置上干了十年。

新任管理层上来就对全聚德经营作出重大调整,取消了长期被人诟病的服务费,下调部分菜品价格,直面公司在服务上的“国企脸”,要求服务人员笑起来、动起来、说起来。

一度作为老字号发展典型的东阿阿胶(000423.SZ),经过了多年的高速增长后,提前透支了后劲。2019年亏损4.44亿元,让外界大跌眼镜。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大降42.06%,继续亏损超过8000万元。岁末年初,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相继辞职和退休,新任管理层要扭转不利局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坐拥西安饭庄、同盛祥饭庄等老字号饭店,掌握百余种老字号特色食品的西安饮食,发展状况更不容乐观。公司自2013年以来,已连续7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远在哈尔滨的秋林集团更惨,重组黄金珠宝公司转型失败,正副董事长失联,公司已站在了退市的边沿。

有专家表示,中国绝大多数老字号,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守得了“旧”、出不了“新”,以为抱着老招牌就能一劳永逸。如果不能抓住不断变化的消费者需求,提升服务,就会成为下一个“狗不理”。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