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操作系统”之战:腾讯越不过阿里天王山?

原标题:“操作系统”之战:腾讯越不过阿里天王山?

王如晨/文

腾讯2020全球数字生态大会展示了完整的产业互联网图景,其开放之姿态,场景落地之多元,垂直渗透之迅猛,不同以往。

甚至过去较难直接涉入的制造业数字化以及与服务业协同的领域,亦开始呈现纵深布局。一个兼具2B气质的腾讯形象凸显出来。若只看场景,腾讯2B似乎完全不逊阿里集团。

但一个细节透露出别样味道。大会上,腾讯一片“中台、大脑、协同、2B底座”词汇,在教育场景上,它也蹦出了“操作系统”。

这是2019年以来腾讯话风特征之一。这很“阿里味”呵呵。

不止腾讯。几个月来,京东“大中台”、“操作系统”词频高企。尤其冲刺科创板的京东数科,更是不遗余力,连“全域营销”也喊出了。更多中小同业甚至传统企业也在不断复制、阐释。

问题来了:

一、同质化表达反映了什么信号?

二、腾讯们集体话风是否瓦解阿里话语体系?

就同质化表达看,一重信号反映出一种整体发展趋势。那就是整个行业乃至社会面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数字化转型。

这已成共识。体现在企业尤其行业巨头身上,它们集体经历着系统性与结构性变化。至少包括:数据与技术维度的打通;产品与业务维度的数字化、积木化、敏捷化;场景与生态重塑;组织维度协同等。如此,它们就具备对外输出、赋能、构建新生态的能力。

第二重信号跟疫情、当局政策指引有关。疫情给许多行业带来冲击,也进一步催生、激活、激发各种数字化机遇,整个社会层面的数字化进程亦全面觉醒。

而在当局“数字新基建”政策指引下,巨头们开始重新定位,从数据、技术、价值链、平台、生态、组织等维度全面推动战略落地。

展开全文

另一重信号,也跟资本市场有关。它有利于提升股价,抬高未来的估值。

几年来,全球巨头亚马逊、微软、谷歌以及本地诞生的阿里集团,2B尤其是云计算、数据智能、企业数字化等业务开始逐渐成为增长新驱动,并持续刺激资本市场关注,市值亦大幅提升。

亚马逊这方面最典型。事实上,早在1999年,它就定义自身为“技术公司”,赋能行业,而不是“电商企业”。2003年构想AWS雏形,2006年成军。经过10年曲线,今日已成其营收与利润核心。亚马逊市值也一度登顶全球冠军宝座。微软自2014年纳德拉接班后,经历一番数字化、系统化、结构化的改造,成功变身全球云计算核心玩家,市值同样也曾登顶。

起步于B2B,随后走向C2C、B2C、C2B乃至S2B2C的阿里,本身一直就是经典的双边乃至多边的平台,面向B、C两端的服务无法切割。而它亦很早就意识到2B服务的价值。

后面会分析,这里只提两个节点:一是阿里2007年开始密集谈论数据与行业服务。被曾鸣视为阿里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次会议,也即2007年9月底集团战略会(宁波)的共识是“建设一个开放、协同、繁荣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它包括两个核心:“奔月计划”与开放 API。前者就是贯穿信息流、资金流、物流等底层数据,打通所有子公司业务。“奔月计划”是后来王坚与阿里云疯狂的载体;API开放则有望创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奇迹,那就是生态系统”。

另一个节点是2015财年年报,也即挂牌美国后首个年度财报,独立披露阿里云收入。那时,“大中台、小前台”战略尚未公布。这是阿里集团加速升级、优化、变革增长模式的信号,也是国内科技巨头面向数字经济时代展示新成长动能的信号。2020财年,阿里云智能营收超过400亿,6年增长31倍。2021财年Q1,再度超越120亿,已是连续三季过百亿局面。

前不久,高盛上调阿里云智能估值达930亿美元,较2个月前摩根士丹利给出的770亿美元提升两成多。这一数据也意味着,阿里云智能将有望进一步走向独立,甚至未来几年不排除在资本市场变现。那将是一个新的庞然大物。

腾讯们2B服务也很早。马化腾创业之初,也是2B路径,但一个较长周期,社交、文娱更多侧重C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认同吴军说的“腾讯缺乏2B基因”论调。事实上,若你结合企业价值链、供应链,可以说,从来不曾存在一家纯2C企业。于2B亦然。不过,就腾讯以明确的组织与战略推进计,2018年930组织架构变革,CSIG诞生,称得上腾讯发展史上的关键节点。此后,腾讯同样强烈地将CSIG与资本市场紧密关联。近两年,腾讯每次2C业务遭受质疑、面临重大考验时,它都传递自身成长性、落实市值管理的关键策略。

2020年腾讯全球生态大会,亦恰逢腾讯市值遭受一轮抑制之后。过去几年,它与阿里你追我赶,互有先后。不过,前段,它一度被阿里甩开万亿之巨。近日略有提升,但仍有8000多亿市值差距。这里面,阿里除了蚂蚁集团IPO预期带来的刺激,最大的观感应该与2B版图价值评估有关。

此刻,腾讯一定也有刺激股价与市值的用心。最新交易日,腾讯港股确有明显反应,全球生态大会应该发挥了作用。目前,CSIG尚无独立估值,缺乏更多独立观察的视角。压力可能不在具体业务本身,或许更多在于复杂的内部组织体系,涉及到结构变化。窝在腾讯大盘里的它,到了进一步独立的节点。

同质化表达的京东倒呈现出日益独立的风貌。尽管公有云领域不出彩,基于电商沉淀的京东数科已到科创板过会阶段,而京东物流、京东健康及更多独立单元也在相继变现中。3年来,京东至少经历三轮产业定位,落实过密集的组织变革。一个开放、科技、智慧的京东2B形象正在持续凸显。几个月来,京东市值大幅提升,其成长性、投资价值、潜在估值一定还会有出色表现。

那么,腾讯们这种集体的话风,是否会瓦解阿里话语体系?

进而,它们与阿里乃至海外巨头们之间的博弈,会否出现全新的格局变化?

太远的事,无法判断,硬下判断也没意义。不过,就此刻与中期演进看,我们还是尝试给出自己的一点结论。

就具体2B要素、各种中台、眼花缭乱的落地场景尤其过去很难渗透的制造业等领域看,腾讯2020年全球生态大会确实展示了完整而多元的能力。

它的开放姿态与边界意识亦非常鲜明。各种计划、场景之外,它没有忘记“数字化助手”的核心立场,做助手,做伙伴,帮忙不添乱。

它其实已澄清了两大问题:一是打破了吴军等人所谓“腾讯没有2B基因论”,二是是系列动作,也让人看到,腾讯已经大幅推到所谓中间墙文化。

因为,诸多解决方案、大脑、中台、操作系统、场景渗透,若没有较高层次的内部协同创新,是不可能真正落地的。而就大会上宣讲的诸多案例、数据看,确实有明显的奏效。

尤其是将零售业、教育、金融、智能交通、制造业与2C能力的协同,所定义的完整的模块化服务,让人看到一套套行业智能操作系统的思维。

就像刚才我们说的,腾讯必定经历着系统性与结构性的变化。至少在数据与技术打通、产品与业务数字化/积木化/敏捷化、场景与生态重塑、组织协同等层面,有了明显的演进。否则,对外输出、赋能、构建新生态,可能会停留在营销层面。

但同质化的商业词汇也显示出,此刻的腾讯,至少在商业理念、定义未来、引领2B行业革新上,还没有发展出更加独立、统一的话语体系,从而足可让人窥见它的协同创新还有许多障碍,系统性与结构性变化许多还停留在营销层面。或者说,难处不在数据、技术、产品化,更多在于长期以来的服务实践,以及此刻与之匹配的组织架构。

我们绝非揶揄腾讯复制阿里词汇。相反,若梳理腾讯过去多年的演进,会发现,商业理念与词汇表达上,腾讯并不逊于阿里,甚至一度领先。

比如,早在2013年,腾讯就被外界定义为一个“经济体”。至少在2018年以前,它也定义过“大脑”。而“操作系统”一词,它本来更有话语权。

腾讯体系的“操作系统”一实一虚。“实”的部分易解。早在13年前,就有人说QQ是“操作系统”。它占据了时长,并隐含着商业化服务集成空间。这已有后来微信生态思维。

随后腾讯涉足移动OS,2010年诊断会后,生态开放逻辑与产品碰撞,商业理念超前。

10年前今日,腾讯推出WebQQ2.0。WebOS并非新东西,但本地WebQQ与IM聚合,具有iOS一样的魔力。Q-service集成了腾讯系各类移动应用,已是移动桌面平台化实践。

随后Qplus更是给人启发。马化腾说过,客户端不再重要。腾讯“客户端”内涵比“平台”深,外延比“操作系统”广,已有今日分布式架构思维与“商业操作系统”苗头。不过,彼时无论数据、技术、业务还是供应链、外部基础设施,当然还有消费需求,都还不具备落地实践的基础。

但这并不能掩盖腾讯“操作系统”新思维价值。2017、2018年,外界开始讨论“微信操作系统论”。逻辑似乎未完全甩开当年Q-service、 Qplus的影子。微信当然算得上颠覆式创新。但若没有QQ探索尤其当年“操作系统”思维,微信很难诞生。网易、小米、阿里等外部同类产品失败绝非偶然。它们缺乏腾讯业务实践的连续性。

当然还有后来TencentOS的2B实践,今日亦有出色的开放延续。

不过,在我们看来,腾讯“操作系统”思维胜在“实”的部分。它始终没有完全超越独立的产品形态。腾讯拥有强大的链接力,以及基于社交触达各种碎片化、多样性场景的能力,但也埋下缺乏许多纵深耕耘的机制,从而在涉及外部上下游价值链的商业协同维度,就不如外部垂直形态的商业服务平台。

这恰恰是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出色的一面。阿里“操作系统观”当然也有独立的产品概念,飞天、YunOS都是这种思维下的产物。虽然服务的范畴有明显差异,本质上,走到尽头,跟腾讯的“操作系统观”几乎同等深度。还有万能的淘宝,依靠强大的服务集成能力,一度也给人“操作系统”的观感。此外,阿里2015年公布、而后搁浅的“百川计划”,其实也带有操作系统的前瞻思维。

但同样是2018年,阿里集团“操作系统观”出现了质的飞跃,从“实”的产品视角扩张到“虚”的商业视角。

“商业操作系统”的诞生,标志着阿里集团在如下层面达到如下新阶段:

1、 前端服务多样性,数据维度完整性:电商新零售、金融、本地生活、健康、文娱等,并开始全面打通,数据银行、消费者运营资产概念落地。

2、 价值链完整性:除了入口端,还有完整的数字支付、智能物流、阿里云等要素。此外C2B机制正进一步强化。

3、 前瞻性的商业理念与战略驱动:经济体、“五新”战略、ONE阿里等。

4、 高频的组织变革与超级协同。推动了上述各种纵向与横向要素的全面贯通。

“商业操作系统”落地的策略之一A100计划,包括11种要素。它们其实就是上述变化的结果。阿里的能力,在沉淀20年之后,在数据、技术、业务、组织层面得以全面贯通,在超级耦合的基础上,走向全面解耦。

将视线拉回2007年9月底阿里集团战略会议(宁波),它几乎完整地匹配了“奔月计划”、开放API的要求,并达到一个截至目前业界相对理想的商业形态。

2018年的腾讯,为什么无法从产品形态的“操作系统观”走向偌大商业形态的“操作系统观”阶段?

吴军说它缺乏2B基因。这是个颇为迷惑人的伪命题。不说腾讯创立时2B定位以及后来微信生态2B服务,只说文娱,腾讯也早就对接许多B端组织,也是个经典的双边与多边平台经济体,怎么可能没有2B基因呢?

如果说腾讯在互娱领域提出一个“互娱操作系统”,至少在本地,没有哪家具备它那种完整的要素以及贯通产业链的能力。

但是,除了整个互娱版图,若与阿里上述纵横要素对比,你也能发现,腾讯生态体系里,有明显短板:

1、 数据短板

社交机制、用户规模、纯“大数据”规模、碎片化场景服务触达、支付工具上,有诸多优势,但在与实物电商与新零售、制造业、供应链、履约相关的落地环节,短板明显。此外,阿里文娱虽然整体弱于腾讯,但数据维度匹配完整。此外还有其他更多独立的业态服务。

2、 垂直服务短板

腾讯胜在链接多样性、场景丰富性,有洞察力,但除了互娱等领域,弱在纵深服务的贯通能力。它确实通过社交、投资连接了许多合作伙伴,互相赋予所谓“半条命”,但是,这种合作跟从创立一刻就定位于“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阿里比,在消除商业壁垒、复杂的运营实践上,就缺乏很多能力。

当然,不是说腾讯不会帮人做生意。腾讯主业互娱也是生意,它能化解许多B端伙伴面临的壁垒,沉淀一整套的能力。这种生意经也有它复杂、强大的一面。不会比电商领域轻松。但它更侧重文化领域,现实生活中,整个价值链缺乏有形商品涉及的许多线下环节。许多场景与链条的服务不完整,纵深数据就不可能真正有效地贯通。就腾讯平台的供给来说,虽然今日相对完整,并且借助小程序、微店等开始构建完整的体系,但仍建立在一种外部网络效应的协同之上,有较多的脆弱性。

过去有人说,百度人员技研厉害,腾讯产品经理强,阿里特懂运营。夸张多多,但阿里集团20年来的商业实践,至少在涉及有形商品、与制造业相关的许多领域,有着比腾讯们更具落地运营与实践的能力。

这种能力,在公有云服务上还很难看出来,但云与数据智能的结合上,阿里在许多场景上,会有更多优势。

3、 转化与协同效率

基于上述两大维度,在互娱之外的许多场景,腾讯的服务的品质、效率、超级协同上,有明显的短板。

所以,腾讯更强调社交、支付、资本层面的连接与合作。许多被它投资的公司,也是它的重点伙伴。但是,无论“半条命”的立场强调到什么程度,它始终不可能真正化解协同的挑战。

另外还有一重。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特别热衷于推崇具有用户时长优势的平台。这种通常与社交、文娱、直播/长短视频有关。这是腾讯们的优势部分。

前段,阿里也因此一度陷入争议,尽管除了文娱,还有淘宝直播等极为出色的服务形态扩充时长。

不过,关于用户时间的争夺,许多平台也陷入空耗。随着用户增量空间缩小,流量经济已步入瓶颈。这类平台急需生成更具效率与品质的交易属性。而后者,恰恰是阿里的优势。当其他平台受困于 “留存、交易转化”时,在淘宝直播等新型服务形态下,阿里依然呈现出强大的增长势能。

尽管外部单体平台用户规模超过或逼近阿里,但超过万亿美元GMV,依然说明阿里集团的效能。

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在此将“转化”与“协同”一起强调的原因。

举例说,着眼整个链条的服务,尽管腾讯也在涉入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协同,但就群体规模而言,道达尔这类公司,选择阿里要比选择腾讯更有空间。毕竟它们不止要触达用户,占领心智,锻造品牌,还要稳定、可持续、安全地促成交易。

4、 内部组织力

这只是粗浅感受。2018年以来,外界一度质疑腾讯内部组织体系。后来组织架构变革,CSIG诞生,随后又成立技术委员会,推动底层开放、共享及协同。应该说,腾讯2020年全球生态大会公布那么多“中台”,落地那么多场景落地,背后都有之前组织变革的成效。

但也有一处模糊:如此重大场合、关键时刻,汤道生在论述了腾讯产业互联网的效率、安全、生态共建,并再度确立“数字化助手”定位后,有关腾讯集团2B底座的结构仍不够清晰。我们看到了产品、中台、场景,幕后组织协同层面似乎仍有较大的协同空间,尤其是技研、微信生态、各单元数据等层面。

在一场圆桌论坛上,汤道生说,腾讯目前三个核心任务是洞察力、产品力、组织力。夸克认为,他说出了心里话。

如此,“谁的操作系统更胜一筹”话题上,也就可以给出相对清晰的结论了。

我们说,随着平台演进,腾讯2B服务虽能涉入侧重连接之外的更多场景,公有云服务甚至会抢去更多份额,但与行业相关的数据智能,尤其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结合的等领域,即便有类似阿里完整的11种要素,也很难产生同等的赋能效应。阿里经济体的“商业操作系统”会拥有更高的效能。

但阿里也没有骄傲的资本。因为,这两种平台经济体,至少在中国舞台上,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数字经济发展路径。

阿里整个体系富有效能,但弱在单个维度缺乏更大的开放与连接能力。它依靠整个完整的经济体系统作战。任何想挑战这一系统的平台,与之肉搏,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很难成功。但若拆解阿里,除了电商、云智能、金融科技维度,目前每个入口服务都很难说拥有真正的统摄力。阿里确实在不断补足每个环节、要素,有它底层强大的技术力量,但胜在系统,胜在内外超级协同,胜在强大的组织力,它与初心、文化、价值观一体,而最大的挑战,也在于这一方面。

与阿里相比,有着强大连接力的腾讯,视野反而更开阔。在“数字化助手”立场下,它会有着更多渗透的机会。它的要素也在走向完整,能力也在呈现结构化与系统化的风貌,内外协同、组织力也会持续提升,但未来多年,它也不可能走向阿里的模式。否则,它今日的生态体系会发生崩溃。

某种程度上,2B的阿里,更像苹果,半封闭,富有品质与效能;而2B的腾讯,更像安卓,粗糙而而富有开放的活力。它们各有自身强大的系统性与开放特质,但当它们将竞争的视角落在外部时,事实上,它们真正的敌人在于自身。阿里与腾讯,在模式与路径上,其实是一组高度匹配的CP。

我们看到,2020年腾讯全球生态大会上,领衔嘉宾是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梯若尔(Jean Tirole),读过15年前他与Jean-Charles Rochet合作的经典论文Two-Sided Markets: An Overview,非常理解为何此刻他会出现在腾讯舞台上。多年来,围绕这论文的双边平台机制与监管的探讨,隐含着腾讯与阿里两大平台经济体的未来演变空间。腾讯有着更强的连接与开放特质,故而拥有某种更为独立的姿态。让·梯若尔的发言里,确实也藏着差异性评判。

逻辑上,未来的腾讯,可能会让阿里吃不少苦头。

只是,一切还是要回到实际的商业层面来。

面向数字经济时代,从产品层面到商业层面的“操作系统观”落地,至少在中国,腾讯很难越过阿里这座天王山。当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成为全新增长驱动,持续引发资本市场关注并甩开腾讯市值一大截时,腾讯目前还处于关键的话语转换周期,话语体系还不够独立、自然,它的挑战不在数据、技术、产品等单一层面,而是组织力与协同等维度。阿里各种要素、能力更均衡,而组织力尤其强大。此外,它的2B底座,目前也更具独立性。夸克认为,接下来一段,或者说2020年年底前,腾讯2B版图,可能还会出现关键的组织架构升级。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