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连续低于1美元,优信或已与金主“分手”,戴琨欲讲新故事再谋融资

原标题:股价连续低于1美元,优信或已与金主“分手”,戴琨欲讲新故事再谋融资

每经记者:段思瑶 每经编辑:孙磊

处于低谷中的优信又有了新故事。

在9月8日优信2021财年第一财季业绩发布会上,优信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琨宣布,优信将自建二手车库存。即在市场上挑选二手车,采购这些车辆,并安排整修和翻新,然后再出售给客户。

一位优信内部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目前合肥已经确定为自建二手车库存业务的整备地点之一,岗位人员也已基本招募完成。”

按照戴琨畅想的场景,如果自建二手车库存计划实施,并在融资方面取得成功,优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用于未来至少十二个月的运营。

理想虽然很丰满,但残酷的事实是投资者对戴琨的畅想并不买账。截至美东时间9月9日,优信(UXIN)收盘价为0.88美元,跌幅为6.38%,这已经是优信连续8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

图片来源:优信二手车股价截图

低迷的股价,也在让投资者对优信失去信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曾在危难时刻多次拯救优信的某互联网公司,也将与其“分手”。对此刻的优信来说,自建二手车库存会让它讲出一个好故事吗?

新故事开讲意在融资

从这份热腾腾的2021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中可以看出,优信过得并不好。

今年4月1日至6月30日,优信2C交易量为3887辆,去年同期为24585辆;2C GMV(成交总额)为4.26亿元,去年同期为28.64亿元。交易量下滑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优信的收入下滑。今年4月1日至6月30日,优信总收入为6220万元,去年同期为3.893亿元,下滑幅度超过84%。

与此同时,今年4月1日至6月30日,优信毛利率为-28.4%,而去年同期毛利率为55.9%。各项财务指标无一不在说明优信眼下遇到了困境。

展开全文

公司运营艰难,只有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今年3月初,优信向员工发送了一封邮件,部分员工被停工待岗,甚至有的员工被迫主动辞职。从优信2021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中可以看出,这项节流措施的确节省了开支。今年4月1日至6月30日,优信一般及行政开支同比减少29.0%至人民币8690万元。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不止如此,优信今年除了以3.3亿元将旗下事故车拍卖业务“丰顺路宝”出售给北京恒泰博车拍卖有限公司外,还以1.05亿美元价将优信拍业务相关资产卖给58同城。

“这些钱在理想情况下,可以支撑大半年。”上述优信内部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优信的各项开支必须经过投资人审批,也就是钱入账到公司,再往外付款就必须经过投资人审批才能付款,如果投资人不让花就不能付款。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1年成立至今,优信已披露的融资总额超过18亿美元。然而,截至美东时间9月9日收盘,优信的总市值仅有2.6亿美元。

据一位接近优信的知情人士透露,优信之所以在此时对外公布自建二手车库存计划,其目的是在融资,或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的形式来获得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在优信上市时募集的4亿美元中,除了面对公众发行的2.25亿美金外,还同时发行了1.75亿美元可转债。这笔可转债在去年6月27日已经到期,按照此前的约定,优信股价达不到要求,1.75亿美元可转债将成为债务。

如若优信此次融资仍是发行可转换债券,这已经是其第三次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的形式来获得资金。“发行可转换债券,对还处于亏损阶段的优信来说,无疑于饮鸩止渴。”上述接近优信的知情人士认为。

与金主已“分手”?

自从优信上市后,对外公布了两轮融资。去年5月29日,优信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2.3亿美元融资,58同城领投,华平投资、TPG等投资机构继续跟投。随后,58同城以1亿美元购买优信发行的可转换债券。此后,双方还宣布在流量获客、车源、车辆检测、大数据及SAAS服务方面展开深度合作。

曾经的甜蜜,在如今看来竟有点苦涩。“从今年6月开始,我们平台上的车辆交易已经不能走合作方的金融贷款了。”9月9日,一位优信二手车官方客服人员告诉记者。

为了获得更多资金,优信曾将旗下二手车交易衍生的助贷业务与某网站的Golden Pacer进行合并,并获得了1亿美元的现金,而此举被外界认为是,优信将旗下金融业务出售给该公司。

随着业务的迁移,彼时优信金融业务团队的大部分人员也去了上述公司工作。不过,目前这些人员中有大部分已经回到了优信。“除了之前的张建利和陈光,其他人这段时间也陆陆续续回优信了。”上述优信内部人员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了解到,今年春节后,在优信进行的一轮架构调整中,张建利和陈光分别出任供应商管理中心总经理和客户营销服务中心总经理。

雪上加霜的是,近两年参与优信多轮融资的某战略投资者,也正在与优信划清界限。“从去年开始,公司的各项开支只需要经过华平投资的审批就可以。”据上述优信内部人员透露,优信与该战略投资者几乎已经“分手”了。

从当初的对簿公堂,到握手言和成为战略伙伴,优信与该战略投资者曾有过蜜月期。甚至有消息称该战略投资者收购优信,不过随后被双方纷纷辟谣,称并未发起过收购要约。

双方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并非“一日之寒”。上述接近优信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优信曾经将旗下金融业务与该战略投资者的金融业务进行合并,后者答应支付1亿美元的现金,但至今未能到账。对此,记者也向优信进行了求证,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对方回复。

还差一个好故事

对优信来说,缺的从来都不是新故事,而是好故事。

提及戴琨的创业史,就不能绕过优信拍。成立于2011年的优信拍,在巅峰时期曾超越对手车易拍,欲借壳上市。但好景不长,受限于B2B业务利润少等不利因素,优信拍的发展很快陷入瓶颈期,最终被58同城收购。

除了曾让优信享受过高光时刻的优信拍,二手车全国购这个概念也是最先由优信喊出。2017年,优信推出面向C端的跨区域性二手车销售业务全国购。由于属性决定了二手车要用全国大流通的方式,让其价值更大化。依靠本身的拍卖业务、物流团队等基础设施,对当时开展全国购业务的优信来说,是个有力的支撑。

然而,接连下滑的交易量,将全国购业务推向生死边缘。“今年以来全国购的成交量并不好,比如像7月的成交量只有700多,8月也不过1300左右。”上述优信内部人员说,这并不是最终达成交易的数据,有的用户还会要求退车退定金。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海妮 摄

不管是从最初的优信拍,到优信新车、助贷金融业务,还是全国购,优信不断地输出一个又一个新故事,但似乎都不是那个能傍身的好故事。

就像当初相信全国购是“理想的金矿”那样,戴琨这次对自建二手车库存计划同样充满信心。在9月8日优信2021财年第一财季财报的业绩展望中,自建二手车库存计划被反复提及,而全国购被“冷落”。

“基于目前较少的交易量,优信很难将自建二手车库存业务在短时间内做起来。”在上述接近优信的知情人士看来,优信推出这个新计划更多是为了给投资人讲一个新故事,以获得更多的资金进行运转。

一位汽车流通领域的专家也认为:“如果自己收车进行翻新买卖,对处于亏损时期的优信来说,难免会带来成本、运营等方面的压力。此外,二手车作为一个非标品,如果将车辆采购到平台旗下,也同样考验优信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技术储备。”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