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博士老板”吕中楼的“不败神话”

原标题:煤“博士老板”吕中楼的“不败神话”

文 / 张中任 齐新民

引子:销声匿迹八年之久、被诩为国内煤业学历最高的煤老板吕中楼,最近又成为山西晋城坊间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缘于2020年3月至7月间,相继有多家自媒体发文高调交口赞誉:吕中楼创造了“山西富豪不败的神话”,以“53亿元身家”位居“山西富豪第二位”。

这位从山西煤乡走出的充满各种传闻的“儒商大咖”,近十年来一直处在“煤海风云”的风口浪尖,其发迹史可谓神速,紧随多位官员的倒台也被指与“改制收购”煤企有关联。

亿万富豪的起家之路

打开电脑,在地址栏里输入“吕中楼”三个字,无数的关联消息便跳了出来。仔细梳理后发现,除了新近的几家私人博主对其的正面称誉外,于吕中楼而言,网络上更多的则是充斥着对他“廉价收购”“豪赌”等行为的诟病和举报。尤其醒目的是《山西沁水:一枚假公章诈骗数百亿》的报道(2017年2月14日,中国网转载东北网)。

在山西沁水,熟悉吕中楼的人告知:“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吕中楼曾在国家科委工作过。为摆脱生活的窘境,吕在一次回老家尉迟村时,和嘉峰镇原党委书记马刘勤认识。马那个人特别胆大,俩人很快成为至交。”

“1997年,马刘勤通过权力干预,将该镇一座年利润上千万元的集体煤矿南凹寺租赁给了吕。吕当年获得丰厚利益,交纳了当初协议中规定的租赁矿款,借此咸鱼大翻身,并成立了自己的‘中嘉煤炭’公司,也因此掘到了他在沁水的第一桶金。而马刘勤很快高升,当上了沁水县政协主席。”熟悉人士介绍,“2001年,沁水县新上任的县委书记申会、县政协主席马刘勤,对1997年已经进行过职工参股上岗改制的、山西省规模最大、经济效益最好的县级国营百万吨现代化大矿井‘永红煤矿’二次进行戏剧性改制。吕这次拿下的‘永红煤矿’备受争议,被指未经沁水县人大和职工代表大会通过的情况下,申、马等人找来一家评估公司,将该县价值上千亿的‘三矿一站’评估为1.27亿元。”

“从‘三矿一站’上千亿的国有资产被以5000万元实物资产的形式另注册成立新公司‘沁河煤业’来看,其轻巧地取得了沁水县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三矿一站’百分之七十五的股权。之后,吕还是通过先挖煤,再卖煤,再付钱手法,陆续还清了所欠沁水县国资公司的股金配比赊欠款3750万元。而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这笔款项在公司成立时即应该验资到位的注册资金。”该熟悉人士称,“这些蹊跷过程,谁沾上了不发财才怪。”

展开全文

2002年至2003年,原沁水县委书记申会和原县政协主席马刘勤强权主导,先后将沁水县端氏煤矿、中村煤矿,以及村办曲堤煤矿、张马煤矿等成功控制。

据反映材料显示,吕名下有了八个煤矿和一个集运站。

涉私刻公章和境外赌博

在上述经营中,吕中楼还被指存在私刻他人公司假公章、假出资等行为。

在沁水县167名老党员、老干部写给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举报信中,其中有一项显示:2001年9月,吕中楼叫上于某某在太原市柳巷“万业”刻章店私刻了“沁水永红煤矿”公章一枚,并利用这枚公章在工商部门顺利得以登记注册,并在几家银行以“永红煤矿”为担保贷取大笔贷款多笔。另外还涉嫌雇佣黑社会打手,对维权职工和上访矿工打压,甚至发生了当时震惊山西的“503罢工”事件。

对此,于某某也实名举报,到公安机关报案,并携带相关图片资料上纪检监察部门反映吕长期在澳门、香港等地裸摇豪赌,不参加组织生活等情况。

据提供资料的知情者反映,吕当时所欠赌资高达35亿港元,涉及五名债权人和博彩公司。正是通过“永通”等地下钱庄,借赌博涉嫌巨额洗钱……

针对这样的“实锤”举报,这让已是从煤业致“暴富”的吕中楼来说,也很伤脑筋。“沁和能源”发布声明,对此“吕在港澳地区赌博欠债35亿港元”一事,“经公司及吕中楼核实,上述举报内容是蓄意编造的虚假信息”,“侵害了吕的名誉权,并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吕已就上述造谣诽谤的行为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并委托律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虽然声明否认,但仍难消除影响。

孰是孰非。有财经媒体在采访时引用山西一位煤炭行业人士的话称“欠赌债也属正常,山西煤老板没有几个不赌的,输个千万上亿是正常事”。

这段“贪赌”之事在网媒上也被曝热闹了好一阵子,风波不息。

神秘“恒能”与频繁变更股东

早在2008年3月,当地报纸披露,除“晋城中嘉”外,先后加盟“沁和”的五家企业经过数次股权更迭后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恒能国际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恒能”公司共占“沁和”80%的股份,即占有后来加盟“沁和”的“北京某某控股公司”和“北京中某公司”两家68%的股份外,还占有了“中嘉公司”(吕中楼)12%的股份。“沁和”的股份除沁水县国资公司的18.75%外,其余都成了个人财产。

“之所以来回变换股东,无非就是想给原来需要每年缴纳不菲税收数目的企业,以享对外企业‘两免三减半’政策。”业内人士表示,“仅此一项涉税近十亿元。”

自2001年至2016年,“沁和”频繁变更股东,先后共有八家中外企业参进退出。2017年至2018年8月,分别在香港、新加坡又签署了三个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名下的公司股权以红利、委贷、现金、承兑的方式,39.5亿元转让给“鹏飞公司”。

有内部人士透露,以“六方”签署的三个协议,其形式上让人眼花缭乱。2010年曾有买家欲以140亿买下吕手中的“三矿一站”,但被以出价太低拒绝。如今协议转让的是涉及该十多家经济效益可观的公司,怎么可能才卖39.5亿元呢?

此次股权转让,被指所有外人概莫能知具体变化内情。

官员倒台与未解之谜

针对涉嫌上千亿国有资产流失举报反映,先后有多家官方权威媒体对此进行了详实的报道和“七大”追问。

这些报道一致关注的:在“沁河煤业”成立之初,永红、永安、侯村三个国有煤矿均已花大价钱完成了技术改造,成为现代化矿井,年产量均突破90万吨、年利润也均达亿元以上。还有,仅采矿权一项价值上百亿元,地面固定资产、土地征用手续等忽略不计。令沁水人民和广大职工纳闷的是,不知道是谁竟如此胆大包天,不顾党纪国法,支持沁水县政府把如此优良的、享誉全球的兰花炭资源以白菜价拱手相让。

且其运作方式更是令人不可理喻:1、沁水县国资公司居然先拿出“三矿一站”3750万元的经营性净资产,无偿转让给外来的四家合作公司作为配比。2、四家外来公司无实力可言,沁水县国资公司以“为了表示吸引外资的诚意”的名头,允许四家外来公司在“一年内分三次”付清注资股本。3、沁水县国资公司甘于自小自矮,拿出本来全部属于自己的上千亿国有资产的1250万元经营性净资产,双方共同注册新公司“沁和煤业”。4、沁水县国资公司还居然许可注册股本外的7700万元由“新公司”在“四年内”分次付给沁水县国资公司。

十八年来,山西沁水当地的干部群众为此一直奔走上访,其中还有五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劳模具名的信访控诉,和一位副军级老干部呈送给中央巡视组的详实信访,引起高层重视。

据卷宗可查,先后倒台的有卢某某、赵某某、王某某、张某某等六七位原县市煤管、国土、巡视组负责领导人重大受贿。2012年,申会(原晋城市政协副主席、沁水县委书记)、马刘勤(原沁水县政协主席)落马归案。

尽管这些腐败案未公开涉及吕中楼,但网络和坊间相关传闻不断。不但吕中楼本人出面辟谣负面传闻,称“只要山西有什么负面新闻,总有人会把事情牵扯到我身上,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而且其公司也发文表示网传不实,吕未到境外躲避,仍在公司上班。

资料反映,2012年吕中楼还是去了香港,迄今八年,而2015年该公司更换了董事长。据多名知悉案件的人士透露,吕与国有资产流失案有牵涉,具体则语焉不详,外人只能猜度而已。

沁水县国资流失与收购方间到底有否瓜葛,目前尚是个谜。坊间云云,但媒体少有这方面详实报道。

上百名老党员老干部们的上访举报,追讨流失的国有资产和铲除保护伞,而“谱写富豪不败神话”的吕中楼一直被处在舆情的关口。发生在沁水的这一“煤改”尘起风波,何时才尘埃落定?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