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施正文:未来税制改革应适当降低企业所得税,升高个人所得税和房地产税

原标题:施正文:未来税制改革应适当降低企业所得税,升高个人所得税和房地产税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 施正文

出品 | 智库

编辑 | 徐小奇

近日,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公布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刺激经济复苏的一揽子新政。引人注目的是,他提议了一项针对IT行业的税收调整计划,将IT公司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0%下调至3%,将社会保险费缴费费率从14%下调至7.6%。新政落实到位后,俄罗斯IT公司的所得税税率或将是世界上企业所得税最低税率之一。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财经表示,俄罗斯的这项税改力度空前,是俄罗斯为应对疫情影响、振兴本国经济而出台的短期政策。“它只适用于疫情期间,长期实施会带来一些问题。”

为什么针对IT行业?施正文解释,进入信息社会后,云计算、区块链等新业态不断涌现,各国的竞争开始以IT为主。因此,这项政策实际上是俄罗斯为新经济转型升级而出台的一项刺激措施。

施正文认为,中国及欧洲在内的一些国家都面临 “信息经济”转型,所以俄罗斯对IT行业的强降税政策有值得我们重视或者借鉴的地方。

他指出,俄罗斯专门为it行业减税,是因为IT行业收益受疫情影响小,利润有比较好的增长,是很好的税点。降低IT公司的企业所得税,能有效促进俄罗斯IT行业的复苏。

施正文表示,中国在8月份也加大了对软件行业的税费优惠政策,在企业所得税、增值税、关税方面都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国家鼓励的重点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和软件企业,自获利年度起,第一年至第五年免征企业所得税,接续年度减按10%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

“中国对受疫情影响的特定企业和行业,也有针对性的免税政策,比如交通运输、餐饮、旅游等。不过主要减免的都是间接税,比如增值税。”施正文解释,之所以不减免企业所得税,是因为实体经济受疫情影响较大,本来就没有利润,减免所得税也无法受益。

施正文坦言,我国在企业所得税方面,仅对小微企业有额外优惠,大企业依旧是25%的基准税率,这在国际上仍然偏高。“所以我们在税制改革中,应当考虑适当下降企业所得税税率。

不过,施正文也坦言,普遍性下降所得税,也会引发全球税收的恶性有害竞争。

“作为一个大国,出台这么大的优惠政策,对他国的影响也非常大。我们还要遵循一些国际规则,对俄罗斯的做法保持关注和观察,不宜也不会轻易效仿。但是在新兴行业,或者能支持中国经济升级的支柱性行业方面,税费优惠政策要及时的调整和跟进。”施正文说。

施正文表示,今年下半年不会再有大规模的减税项目,因为赤字率已经破3%。但是可能会有低程度的调整。比如社保费上半年的下降幅度很大,但未来还有降的空间。

施正文指出,现在中国整体企业的税负比较重,很多税种都是直接向企业征,90%都是企业交。对个人征税的比例过低,只有10%。“所以我们的税制改革,整体的方向是提升直接税,比如最重要的个人所得税。

施正文表示,个人征税,会更公平、更透明。能更好地发挥的财富分配的调节,发挥税收对公共治理、对国家财政透明度的建设作用。

“我们国家治理的现代化需要财政向着现代财政制度、现代税收制度转变。未来我们可以适当降低企业所得税,而升高各种直接税,比如个人所得税,包括未来开征的房地产税、消费税等。”施正文说。

他总结,未来减税降费,长期来看还是以创新为导向,对经济高质量发展、新经济转型、新业态的发展转化动能、绿色发展等行业,要加大优惠的力度。

“今年财政收支不会有大缺口,我们主要把疫情防治和经济恢复重建统筹好就可以了。基本盘稳定,税收税源也基本上做到平衡。”施正文说。

“”返回,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